当前位置:首页 > RSS > 句子

好书推荐:《原来》
栏目分类:句子   发布日期:2014-04-16 11:08

   你心中是否也有这样一个人?他离开后,生活还在继续,他留下的痕迹被平淡的日子逐渐抹去。你很少想起他,没有他也能过得很好。然而在那些个猝不及防的梦里,他又出现在你的身边,第一次说出分别后的悔意,你面带胜利者的笑容转身,醒来后却只想痛哭一场。

  苏韵锦忘不了程铮,正如程铮忘不了苏韵锦。遥远而明媚的青春年华里,莽撞少年向羞涩女孩第一次笨拙地表达他说不出口的爱意,一直以来,他们都在玩一场你追我逃的游戏,她希望他放开自己,然而当他真正松开手,她比谁都疼。

  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里从未提及的平凡生活。你要捱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才能抵达天荒地老的幸福?

  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

  所以弄丢了对方。

  所以更懂得爱。

  当时光流逝,兜兜转转,那个人是否还在原来的地方等你?

  作者简介

  辛夷坞,当下最炙手可热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独创“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其所有作品均长居销量排行榜冠军位置。《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等修订精装版已经陆续上市。

  编辑推荐

  每个女人,一生中都在等待一场倾城之恋。

  但不是每个灰姑娘,都在等待一双水晶鞋。

  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

  假如有一天重逢,我希望你过的不幸福。

  如果,你也有这种幻想,那么沉浸在这本书带给你的世界里吧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终有一日狭路相逢

  第二章 我希望他不幸福

  第三章 高树下的蛹

  第四章 坐在后排的那个人

  第五章 你会为什么事掉眼泪

  第六章 求求你,问问我

  第七章 蝴蝶死去后的翅膀

  第八章 我自己的白日梦

  第九章 原来如此

  第十章 美丽的秘密

  第十一章 桃色话题

  第十二章 没有梦的灰姑娘

  第十三章 你拿什么还我

  第十四章 夏虫不可以语冰

  第十五章 天荒地老和天崩地裂

  第十六章 感情与理智

  第十七章 菩萨也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第十八章 沉醉还是清醒

  第十九章 假如我愿意改变[!--empirenews.page--]

  第二十章 说出你心里的话

  第二十一章 原谅我自私

  第二十二章 孤岛的救赎

  第二十三章 用拥抱代替语言

  第二十四章 你是我的

  第二十五章 跟我回家

  第二十六章 童话结局之后的生活

  第二十七章 他背上的天堂

  第二十八章 不许你丢下我

  第二十九章 生日的“惊喜”

  第三十章 是爱还是债

  第三十一章 爱让我们彼此伤害

  第三十二章 去留之间

  第三十三章 是我不要你了

  第三十四章 往事不堪回首

  第三十五章 世上从无“唯一”的伴侣

  第三十六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第三十七章 错综复杂的关系链

  第三十八章 一碗面,两个人

  第三十九章 我的痛只有你能分担

  第四十章 敢不敢从头来过

  第四十一章 我爱的人都会离开

  第四十二章 其实你爱我

  第四十三章 原来你还在这里

  尾声

  作者评论

  很多人以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我写就的第一部小说,其实不是。我第一次动笔完成的,是《原来你还在这里》。那时,我对写作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脑海里完全没有作品的立意、纲要、结构……等等这些概念,甚至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写出来的东西还会被出版,只是凭着热情和冲动一鼓作气地写下了这个故事。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它青涩而简单,却当之无愧是我所有作品里最纯粹、最淋漓尽致的,一如年轻时最初的爱情,没有杂质,没有目的,有的只是爱情本身。

  时隔五年,我依然怀念这本书里程铮和苏韵锦这对男女主角那简单却甜蜜的故事,我试图重温,并使原书中略显单薄的情节更为具体,故事也更为美好,但又不愿打破书里原本的干净和真挚,于是就有了这本《原来》。它既是重新的创作,却依然还是那个故事,你们看到的也还是那个程铮和苏韵锦,只不过在全新的演绎里,他们的爱恨别离、悲欢聚散将更为丰满鲜活。说真的,改编的过程并不轻松,绝不亚于重头创作一本新书,但完稿的时候,我觉得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值得。这种“值得”和商业上的考量毫无关系,只不过是一个作者的小小满足,就好像把一个无比精彩的梦重温了一遍,并且记住了里面那些最美好动人的瞬间。

  其实,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程铮或者苏韵锦,在青涩的年华里爱上过一个人,然后试探、追逐、热恋、厮守、争吵、怨恨、疏远、分开……并非不爱,而是在我们太过年轻的时候,往往太想去爱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爱。等到终于成熟且懂得的那一天,那个爱着的人就如歌里所唱一般“已消失在人海”。或许,并不是所有人都如程铮和苏韵锦那般幸运,兜兜转转,彼此都还在原地等待,但正因为现实不尽如人意,如果美好的故事能给人以慰藉,相信它的存在会让我们更加快乐,那何妨一试呢?说不定读过之后才发现,我们需要的只是如书中人一般的勇气。[!--empirenews.page--]

  最后,愿所有分离的有情人都能重新找回缺失的另一半。

  辛夷坞

  2011年10月11日

  《原来你还在这里》经典语录

  苏韵锦:

  其实这些年来我并不经常想起他,这个城市并不太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的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

  从医学上来说,痛觉的丧失其实是一种病态,而且相当危险,因为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痛,那么他就不知道自己病得有多严重。

  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

  感情从来没有公平。

  感情不是个好东西,它总让人流泪。

  不爱也有不爱的好处,分开了,尽管遗憾,但也仅仅是遗憾而已。

  我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卑微,但是不可以在我爱的人面前低下头,不可以!

  夏虫不可以语冰,他永远没法了解我所在的那个世界。

  有些东西就算在心里结了疤,仍然是不能触碰的。

  其实我觉得,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等待也是徒劳。如果回头也看不见他,不如向前看,毕竟都柏林的风光那么好。

  有些东西一旦碎了,总是千般弥补,也再也回不了当初的模样。

  时间过去了,多深的伤都会结成一个面目模糊的痂,跟血肉长在一起,这个受伤的地方就会变得坚硬。

  也许比较在乎的那个人永远是输家。

  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童话里只说灰姑娘和王子从 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那幸福是多么的卑微,没有人问过灰姑娘原不愿意,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地穿上了水晶鞋,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王子回宫,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如果没有他的拯救,她至今在冰冷的河边浣纱。可是,假如灰姑娘遇上的是一个普通的渔夫呢?他们相爱,然后她脱离后母的家与他相守,那世界上就没有了灰姑娘,只有一个渔夫心目中永远宠爱的公主。

  程铮:

  原以为你只是还不会去爱人,原来你只是不会去爱我。

  韵锦,我是特意来找你的,你至少告诉我,我是哪里不够好。

  韵锦,你教我,怎样才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empirenews.page--]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然而,不管走得多远,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

  (程铮一把抱住苏韵锦)

  “放开,菩萨都在看着呢。”

  “可是菩萨也看不见我有多难过。”

  莫郁华:

  有些最伤人的话往往出自最美丽的嘴。

  爱情通常看起来全无道理,可是当你置身事外来看,凡事都有迹可寻。大多数人在人群中寻找与自己相似的灵魂,而也有一部分人则会爱上拥有自己渴望却缺失的那部分特质的人。我属于后者。

  就算我不能够蜕变成像他一样雪白的天鹅,但至少,我不要一直做丑小鸭。

  我站在尘土里渴望着云端的那个人。

  理智明明让我远离他,感情偏偏背道而驰。

  我在最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最美丽的青年,即使他将我视为洪水猛兽落荒而逃,即使从此沦为一个笑柄,但是我没有后悔。

  其实我早已知道。网上的同学录里我很少留言,可我常常登录在上边,因为我渴望从中看到他留下的只字片语,他是如此高调地恋爱着,将他和女友的相片贴满了同学录里的电子相册,那个女孩跟他一样,有张天使般美丽的脸。看着相片里他满足而甜蜜的笑容,我知道他是真的在爱着,而且幸福着,他也不会记得我,也许只有在跟女友调笑时,才会偶尔提起,曾经有个记不起名字的乡下女孩,可笑地对他表达过她的爱。所以,我的一生便是如此,在暗处遥望着他的幸福。

  世事有时是多么无奈啊,假作真时真亦假,我爱的人就在我面前,可是他不知道,有些事情,我从来不说假话。

  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不可能,可仍然会有期望。

  女人一生中总要傻过一回,然后心才会慢慢变得坚硬。

  是的,不管有过多少的苦,只要她愿意转身,总有那个人在等她。然而等待我的那个人在哪里。

  世界上哪一条法律规定过你爱着一个人,而他必须爱你?是的,没有。所以我说:“他没有错,只是不爱我。”

  当胃充实时,人就不容易悲伤。

  爱情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它不会因为一个人失去就然给另一个人得到,它只会让所有的人都心碎。

  从始到终,我只是个局外人,除了知情之外,没有别的权利。

  在医院时间长了,就容易见惯生死。每天每夜,有人死于车祸,有人死于斗殴,有人死于肿瘤,有人死于病毒,可是......从来没有人死于悲伤。

  如果他死了,对于我来说,其实一切没有什么改变。[!--empirenews.page--]

  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你自己,但是,曾经陪伴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

  流言这东西就是这样,你越是想撇清,必定越抹越黑,相反,若肯横下一颗心去,说一声“是真的又怎么样?”流言反而失去了传播的意义。

  有些东西就算在心里结了疤,仍然是不能触碰的。

  有时候,了解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

  不管你愿不愿意,每个人最后都要跟你说再见。

  相互依偎的时候,时间变得失去意义.

  原来,跟失去他比起来,自己的坚持变得多么可笑。

  她知道,人不该太贪婪,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不管有多少痛楚,有这一刻值得回忆,她始终都心存一丝感激。

  她和程铮,彼此弄丢了对方。

  人的记忆也会保护自己。

  二十七岁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就像一朵蔷薇,开到极盛的那一刻,每一片花瓣都舒展到极致,下一刻就是凋落。

  一个城市能有多大,足以把两个人淹没?老天可以让两个有情人在天涯海角重逢,却在四年的漫长光阴里未曾安排同在一个城市的他们相遇,想必是惩罚他们爱得不够深。

  怎样才算爱得深?分手后的最初两个月,他的影子无所不在,她总是在每个街口,每次转身都恍惚看到熟悉的身影,每个夜晚,美梦和噩梦里都有他存在。只是渐渐地,也就淡了,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后来的她越来越少想起关于他的一切,最后连梦也梦不到了。

  有时候很羡慕电视剧里的主人翁,感情里受了伤,潇洒决然地一走了之,浪迹天涯,多年后再重回故地,已是别有一番天地。可她不是电视里的女主角,在现实中浪迹天涯也是需要本钱的,大多数人平凡如她,受了挫,泥里水里滚一把,在原地里爬起来,抹把脸,拖着一条腿还得往前走。

  有些时候爱并不足以让两个人幸福。

  读者书评——最精彩的部分在番外

  来自豆瓣 明日希

  《原来你还在这里》中,最精彩的部分其实在番外篇:《他没有错》。

  如果,从小到大,你都一直生活在优越的环境里;如果,自始至终,你都是别人眼睛里的王子或公主;如果,多年以来,你并没有为感情过多的苦痛过……那么,你不可能喜爱这个“番外”,也不会为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的命运而叹息流泪,更不会理解,她为何会执着于那份在外人看起来根本不值得的爱情……[!--empirenews.page--]

  莫郁华——一个身材微胖,面容平凡朴实的农村姑娘。虽然,她“曾经长时间地用水刷洗那双指甲里藏着长年干农活留下的污垢的手,也曾经对着镜子拼命积压我那张平凡微胖的脸颊……”哪怕多年以后,她终于跳出“农门”,成了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甚至远渡异国深造,老天爷(作者)也“吝啬”地不肯赋予她一个出色的容貌,至多让她褪去了“少女时期的微胖神采”,但“面孔平凡依旧”,勉强增加了“一番书卷气息”。

  全所有人都有爱的权利。就算是平凡如她,还是会爱上高高在上的周子翼——“一身的白,衣裤鞋子纤尘不染,如同由天而降……”除了好看外,这个男人还有一个“本省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的父亲”。

  她自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从此以后痴心不渝:

  毕业那天,鼓足所有勇气的告白,“即使他将我视为洪水猛兽落荒而逃,即使从此沦为一个笑柄,但是我没有后悔……”

  大学时候,遥遥无期的守望:“网上的同学录里我很少留言,可我常常登陆在上边,因为我渴望从中看到他留下的只字片语……他不会记得我,也许只有在跟女友调笑时,才会偶尔提起,曾经有个记不起名字的乡下女孩。我以为我的一生便是如此,在暗处遥望着他的幸福。”

  工作后,再次相遇的情不自禁:“六年的时间让原本俊美的他变地更加倜傥,但也让我学会装作若无其事……世事有时是多么无奈啊,假作真时真亦假,我爱的人就在我的面前,可是他不知道,有些事情,我从来不说假话。”

  当周子翼车祸入院后,他爸妈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只陪了他两天就各自忙去了,女朋友更好,根本没回来过……而她呢?甘冒被记过、丢弃大好前程的后果,不管不顾地飞去上海,衣不解带的照顾他……

  如果,你看到这里,以为这就是王子和灰姑娘的童话,以为王子就这样爱上了她,那么,你就错了。他出院后,只给了她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风雨”——郁华,我感激你,永远都不会忘记,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风里来火里去我都会为你做的。

  空头支票?!要来何用?不知道如果换成我或者你,情何以堪?

  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真正的现实:你以为自己是某个人爱情的主角,到最后却发现惨到连配角都没混上;当一场爱情大戏轰轰烈烈地开始上演,精心准备了半天的你,却发现自己根本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empirenews.page--]

  试问,现实生活里的“王子”,会不会真的视聪明干练、美丽高贵、有教养、有背景的公主于无物,而死心塌地地爱上除了善良和乐观,一无是处的灰姑娘呢?假如,这个灰姑娘碰巧还不怎么美丽,那么……

  其实,这个社会里的饮食男女,更多苦恼的是:他/她不爱我,或者他/她其实没那么喜欢你。

  如果,在现实生活里,你也是这样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你也曾经对美如童话的爱情,有着一份深深的憧憬,或者,你在爱情里受到过伤害,不妨也来看看莫郁华的故事。

  那个男人对不起她:他离婚后,却还利用她的感情,心安理得、毫无负担地享受被爱的感觉。始终不肯给一份承诺。他明明知道她爱他,她渴望什么,却在一面索取她的温柔的同时,一面残忍地将她定义为“家人”!

  真的要跟着骂一句:这个王八蛋!

  但,我们真的要佩服这个女孩子,就算她再怎样的绝望,就算她明明知道这是一份不可能的爱情,可是他还是成了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她的爱是隐蔽而无望的,她无法去克制自己的感情:“理智明明让我远离他,感情偏偏背道而驰。”

  直到最后,他决定复婚时,得知消息的她,表现的让人如此心疼:刚从天寒地冻的户外步入室内,我的眼镜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我摘下眼镜,用布细细的擦拭,就在他因为等待一个回答而变得焦虑的时候,我只说了一声“哦”。

  平凡的面容,却有着丰腴的心灵:每天每夜,有人死于车祸、有人死于斗殴、有人死于肿瘤、有人死于病毒,可是……从来没有人死于悲伤——那一刻,我知道,她已经死了,她的心,已经在悲伤中死去……

  她和他,从此相望于江湖。

  当你爱的王子/公主离开你的时候,可以悲伤、哭泣,但不要抱怨,更不要仇恨。学学她,从此依然坚强而独立地生活着。就好象她说的那样:“世界上哪一条法律规定过你爱着一个人,而他必须爱你?是的,没有。所以我说:‘他没有错,只是不爱我。’”

  平凡人的爱情,不一定都可以变成童话,但平凡人不平凡的心灵,却可以成为永远的童话。当他不爱你,请学会坦然放弃,然后,微笑着转身、离开。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他最开心的时刻里,他却会缄默,没头没脑地问一句:“都柏林有没有下雪?”

  而她,早已成全了自己,不再有任何遗憾![!--empirenews.page--]

  都柏林的风景,很美……

  精彩试读

  第一章终有一日狭路相逢苏韵锦这天下班后没有在办公室流连,她在洗手间补妆,遇上了话痨的实习生陆路。“苏姐?你今天有事?这条裙子好漂亮!待会儿你要去见客户?看朋友?约会?相亲?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但是你默认的是哪一个?你倒是告诉我嘛!见客户?看朋友?约会?相亲……摇头?不是见客户?不是去看朋友?不是约会?不是相亲……”如果不打断她,苏韵锦相信身边这个人会翻来覆去说到天荒地老也不会罢休。她合上粉盒,言简意赅地说:“我去参加婚礼……旧情敌的婚礼!” 说完她不顾陆路凄惨的呼唤声扬长而去。有什么方法能惩罚一个八卦的话痨?很简单——告诉她一个秘密,却又不告诉她全部。

  婚礼被安排在郊区的一个度假酒店,一路上非常顺利,一个绿灯接着下一个绿灯,几个出了名的堵塞路口都出奇地顺畅,苏韵锦为今天的好运气感到惊讶。然后她把自己的小宝来开进露天停车场,眼尖地发现有个绝佳的停车位在朝她“招手”。看来好运气还在继续,她打着方向盘准备倒进去,突然间一辆黑色的庞然大物直冲了过来,抢先一步蛮横地塞进了那个车位,险些撞上她的后车灯。

  但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她正在按部就班地倒车,不太容易动气的苏韵锦也有些恼了,按下车窗就想要和那个不讲理的车主理论,开卡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好车未必能和好人画上等号。然而下一秒,她忽然感激自己车上有些迟钝的电动车窗,因为她看到有人从那辆车上走了下来,绕了一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小心翼翼地扶下了一个年轻的孕妇。

  假如换一番心境,换个场景,苏韵锦会觉得眼前的这对男女构成了一幅很悦目且和谐的画面,男的高大英挺,女的小鸟依人,从他举手投足之间看得出对身边人的呵护,两人显得情意缱绻……不对,他们应该是一家三口,因为还有年轻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这一刻,黄昏时分,苏韵锦坐在封闭的车厢里,感觉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下去,这黑暗吞噬天地,吞噬她,铺天盖地,将一切揉成灰烬,只余车外一对璧人。

  不是没有想过终有狭路相逢的一天,她以为自己已经先一步放下了,再不堪,也能平静地含笑以对,原来竟没有一丝可能,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不属于她,她就那样硬生生地坐在那里,看着他锁车、和那个女人低语、含笑看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两人相携走远。[!--empirenews.page--]

  隔着一道车窗玻璃,他没有看见她。

  苏韵锦一动不动,好像和座椅长在了一起,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轻轻敲着她的车窗,她一惊,发觉是酒店的保安,挥手示意她把车摆到正确的位置。她机械地听从保安手势的摆布,熄火后只觉得手脚俱是冰凉,一种苦涩而酸楚的滋味从胃里翻涌上来,她赶紧推开车门,趔趄地冲到一边,单手扶着一棵观景用的棕榈树,俯下身不住地干呕。

  “你还好吧?” 她闻声抬起头,看到一双任何时候都是桃花荡漾的眼睛。那是她的老同学周子翼。这副样子若她说自己没事,三岁孩童都不相信,何况是人精一样的周子翼。苏韵锦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感激地笑笑,才发现自己的额际手心均已是冷汗津津,脸色也一定非常可怕。周子翼笑着喟叹:“好歹你和孟雪也算爱过同一个男人。这副样子来参加她的婚礼,你未免也太谦虚了。换做我是她,不战而胜的感觉一定很糟糕。” “我大概是吃错了东西。” 周子翼眯着眼睛笑:“嗯,你吃错的东西叫‘故人重逢丹’,要是我忽然咽下去也会觉得非常恶心。走吧,我不介意扶你一把。”苏韵锦见他笑得开心,忽然想起一件事,她今天之所以来参加这个婚礼,一方面是新娘子孟雪在下请帖时就撂下了狠话,仿佛她要是不来,就是还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她的好朋友莫郁华言之凿凿地说,她不想看到的那个人出差去了,绝对不会出现在今晚的婚礼上。她怎么就忘了,郁华是不会骗人的,但给她消息的人就未必了。而关于那个人的消息,郁华得知的途径只可能来自于身边这个一肚子坏水儿的家伙。

  她甩开周子翼“好心”的搀扶,心想自己这时候撤退还来得及,孟雪的嘲笑又算得了什么?可是周子翼却远远地朝门口迎宾的新郎新娘挥手打招呼,新娘惊喜地回应他,苏韵锦仿佛已经看到孟雪脸上促狭的笑容。

  她认命地和周子翼一块儿走过去,门口站着好些人,让她绝望的是老早就离开了停车场的那一对竟然还在和新郎新娘笑着寒暄。她一走近,就听到孟雪急促又轻快的语调。

  “……对啊,我那时真的很喜欢他的,只可惜他不喜欢我……不信你问我老公,这些他都知道……你问我为什么?因为王子心有所属呗……哎呀,说曹操,曹操到,那不是我们当年的灰姑娘吗?” 孟雪和苏韵锦打招呼的时候眼睛放光,如果不是她一副恶作剧的表情,苏韵锦会衷心认同她是个漂亮极了的新娘,浑身笼罩着幸福的光芒。当然,这光芒大部分来自于她身边的新郎,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在自己婚礼现场上演了一场让老同学都精神一振的精彩好戏。看着苏韵锦吃瘪,孟雪也算出了一口积压在心中多年的浊气,虽然如今她们早已不再记恨对方。[!--empirenews.page--]

  “程铮,你不向晓彤介绍韵锦?你不会从来没有提起过她吧。”孟雪把婚纱裙摆一撩,几步上前将苏韵锦拉了过来,热络地扮演介绍人的角色。“晓彤,这就是程铮以前爱得死去活来的人,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韵锦,我说得对吧。”苏韵锦强笑两声,正好对上新郎宋鸣无奈的眼神。孟雪可不理会这些,挽着苏韵锦的胳膊就招呼婚礼摄影师,“师傅,麻烦给我们拍一张照片。喜欢过你的人、前女友、现在的女朋友,各种时态都具备,程铮,今天我结婚,可是我看你才是最圆满的人!” 闪光灯亮起,苏韵锦下意识地回避那道光,视线正对上孟雪身旁那个一直含笑不语的人。这一幕应该也是他所乐见的吧,否则以他的脾气完全可以翻脸走人,可他竟然如此耐心地任由孟雪折腾。想当然的,他们都是胜利者,孟雪找到了自己相伴终生的良人,他也有了自己的另一半,让大家看笑话的只有她一个人罢了。

  “差不多就行了。”宋鸣笑着劝自己直率而任性的新婚妻子。

  孟雪也觉得自己心愿已了,不好太过,招呼着程铮那一对和周子翼进去就座,然后挑眉对苏韵锦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你的气色不太好,不会是因为程铮吧……韵锦,你不肯正视,这一页就翻不过去,这是我这个过来人的血泪箴言。你们分开多久,三年还是四年,不会一直都没再见过吧?” “好了,我也进去了。祝你们幸福。”苏韵锦回避了这个问题,朝宋鸣笑了笑走进了婚礼大厅。她和程铮分开了多久?没有人记得比她更清楚,到这一天为止,正好四十一个月。

  她其实已经很少想起这个人,却惊讶于自己对这段时光的记忆如此清晰。

  谢天谢地,她的好朋友莫郁华已经提前到了,并且给她预留了位置,苏韵锦总算不用硬着头皮在周子翼的招呼下和程铮坐到同一桌。

  莫郁华见韵锦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明镜似地,她递了杯温水给苏韵锦,说道:“都怪我,要不是我说他今天不会来,你也……”

英语职场悦读图画百科深度句子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