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日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空间日志 > 男生日志>版纳花语

版纳花语

时间:2014-06-29 11:52 阅读: 331次 评论: 0条

在匆匆的时光里,西南边陲,孔雀的故乡,总有一些挥不去的时光,让我念念不忘,让我感怀回味。

我喜欢故乡西双版纳,那是因为明媚里透着一种绿色的希望。各种各样的花儿,沉寂了那么久,仿佛都为着等待春天,等待春暖花开。当春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繁花便一树一树地开,穿过时光的岸旁,团团簇簇地绽放,迎着春风,招摇地摆动,却又让人觉得那是满眼的惊艳,有着青涩的美,亦有着饱满的媚。

时光,亦是一朵花,虽然妖娆过后,终有荒芜的一天。可是我依然喜欢,守在迟迟春日,在竹楼满园芬芳的花香里,驻足在季节的渡口,倾听葫芦丝的声音,让满庭芳蔓延在我的心头。

草长莺飞,百花的灼灼芳华,一幕幕的春暖花开,总让人想起青春,想起生命中类似花开的日子,想起一些关于版纳美好的往事,那样明媚,那样温暖。那是开在心头的花朵,格外妩媚,格外耀眼。

也是在以后行走在故乡的日子中,才渐渐明白,那样温润的花朵,原来被我们在最初的时光里,注满了甜蜜,注满了温馨,所以才会,绽放得那样惊心动魄,那样荡气回肠。一如生命之花,一如青春之花,一如爱情之花,在最初的最初,总是浪漫而绮丽,总是热情而丰盈,如同春日花朵一般绽放,只要抬头,便能触及一片温暖,不自觉地明媚微笑。

于是想起,在青春飞扬的日子里,年少轻狂的我,总是抱着一颗清澈期待的心,临水照花,对俗世繁华有着依依的眷恋,对未来、对爱情,有着无限美好的遐想。幻想着,我要在人间烟火中,渴望走出版纳,在时光隧道里,铺满一路花香,铺满一帘绿意,在民族歌舞大舞台上当最明媚、最耀眼的一朵。

可是现实,有着无法诉说的无奈。落落尘世,谁能和时光对峙?明媚的阳光,并不是时时都能拥有。所谓生命,所谓青春,所谓机遇,甚至爱情,都只是花开一瞬,虽美丽,亦短暂,往往只是在不经意的转眼间,那些明媚,那些梦想,已经和我们隔了天,隔了地,隔了沧海,隔了桑田。

也曾在花季年华,在郁郁葱葱的校园里,守着雨后黄昏,倾听花语。那时,心里无比绵软,春日花绽如雪,沾上了点点雨珠,在幽幽的光阴中,寂寂又艳艳地开,开得那样美,开得那样好。而花下的少年,脸上有着温暖的笑容,凝视着我,和我一同朗诵我们用心书写的红笺小字。

原来,最美的时光,只因有你。最美的花开,只因有着纯粹而心动的亲情。这样美好的亲情原就是开得最美丽的花朵儿呀,恰到好处,不张扬而润心润肺。可是,谁曾想到,这样的静好,亦有颓败的一天?我醉着醉着,走着走着。当以为,即将迎来了花香满径时,时光却和我开了一个黑色的玩笑,父亲早逝,碧落黄泉,母亲瘫痪,无路可通,除了绝望,就是冰冷。

弦断版纳,也是经年以后,才明白,那段有父母平安健康的春暖花开,才是我生命中最明媚的颜色。虽短暂,但妩媚,亦绵软。命运没有给我们留白,但即使隔了天上和人间,我的心中,永远有一座珊瑚宫殿,有一个幸福无比的童话故事,而当中的主角,是我和父母。

花开,有期。对父母的眷恋,已经是一段无法投递的心事。可是我庆幸,在父亲脆弱的生命里,我来过。那一段轻微的生命,那一段织锦繁华的日子,因为爱过,便已无憾。

每年父亲节的日子里,我愿意,默默念叨父亲,怀念那些已经远去了的美丽妖娆,把曾经缱绻的画面镌刻下来,把那一场花开,永恒地插在我心内的花园里,插在心深处。

花开一刹,便已永恒。当春天来临,定当记取花开时,珍惜一页春意,莫待花谢时,空惆怅。如此,足矣。

时光有时候真是冰凉而可怕,只在匆匆间,轻轻一回眸,便让人觉得心惊。明明还是万紫千红的春,转眼间,繁花锦绣已纷纷落,昔日的极致美丽与娇妍,不复存在,只留下一堆让人惆怅嗟叹的痕迹。那些美好,那些花开,终会随着时光,悠然飘远。

有时,很害怕看见极致的美。因为美丽过后,总要面临凋零与荒芜。譬如人与人之间的交集。但是,我却没有足够的勇气,抵挡花开时的绚烂与丰盈。只为人生终究虚无,我贪恋,尘世的静好。哪怕只是一瞬的温暖,哪怕只是一瞬的美丽。

夏日的风,掠过我的长发,我驻足,回头望,才发觉,美好的机遇已经渐行渐远,远得无法触摸。曾经以为,生命中有着一个你,便是明媚的开始。亦曾经以为,春暖花开的画面,是我此后人生的依恋。

然而,以后的日子里,我却又遭遇了一场寒流,母亲的瘫痪对我有着彻骨的疼痛和艰难。不离不弃是我唯一的选择,时光陪着我,见证过花开的美丽,也见证了潮落的凄酸无奈。

春日的花事,无论曾经如何繁华,无论曾经如何旖旎,都终将会归于尘、归于土。那一日,风骤起,花溅落,我瑟缩在夜的角落里,听着一个痛彻心扉的事实。旁人在眉飞色舞地描述着,在诉说着,一个关于我和孔雀的故乡的故事,而我,强颜欢笑,在倾听。

所有美丽的风景,所有极致的温馨,都慢慢枯萎成尘。我躲在竹楼深处,一遍遍地听着那首叫《版纳花语》的葫芦丝曲子,泪落却无声。这一场红尘烟火,终究只得我一人面对。

我的心底,有时候盛满了难过,甚至不懂得该如何面对。于是很想走到一个无人认识的海边,放逐愁绪。什么时候起,我可以连最喜欢的文字也轻轻放下?原来,有些绝望,可以让人脱胎换骨,可以让人换位思考。

版纳远离都市的繁华,边陲平淡的日子,有说不出的轻松,有说不出的恬静。一个人,随着时间游走,捧一杯普洱茶,听一段曲子,读一本心仪的好书,我的生活,依然可以绽放成花,依然可以活色生香。

当繁华落尽,潮起潮落,换一种方式生活,未尝不是出路。

人生,亦是一个潮起潮落、花开花落的过程。潮起花开时,我们用心珍惜;潮落花落时,我们坦然接受。一如亲情、一如爱情,一如友情,一如机遇,简单素朴才是真。繁花遍地时的相伴,只是华丽的布景。只有花谢满天飞时的患难与共,才最最值得珍惜,值得感动。

潮起潮落,深深浅浅,曾经爱过的痕迹,或厚重,或浅薄,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繁华旖旎过去了,我还有自己,还有一颗永远闪亮的水晶心。疼痛,撑不起昔日的欢颜,唯有,与痛楚挥手告别,让忧伤马不停蹄地走过,那才能在平凡的日子里,活出最曼妙的精彩。

有些苦涩,需要自己慢慢品尝;有些痛楚,需要自己勇敢地吞下。在这一场微凉的版纳花语中,我终于学会了,凡事不强求,适时放手,即使别人不认同,我依然要坚持自我,磊落分明,用干净透明的水晶心,爱自己。[!--empirenews.page--]

花瓣漫天闲落,我只记取,有一抹浓烈的春色,曾经安然地矗立在我的心头。潮落花落时,我不嫌荒芜,不嫌凄冷,只轻轻拾取飘落在心底的一瓣,等待来年,潮又起,花又开。

上一篇:我愿意 下一篇:返回列表

深度阅读